「喂!」一只手轻轻的搭上了 Trriger 的肩膀「也不用装没注意到我吧。」

『已经失效了么?』Trriger 顺势放弃了抵抗,他的同事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过既然看见了没有武器的外来者,自然要给她上一课。

研发中心别的没有,就是枪多,就算手上没有也能给你现拼一个出来。

她很大方的没有躲在 Trriger 身后,这些武器也很大方的穿过了办公桌与他们,在墙壁上留下一堆焦褐色的落点。

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爆破声,本应先她一步的人偶小姐姗姗来迟,镇压小队握着 Trriger 桌上同款的新式步枪也粉墨登场,大家才知道,这种武器,已经没什么作用了。

四人小队自觉缴械躲在一起,人偶却在此之前就有了动作,短暂的飞舞后,碎肉夹杂着血液涂抹在房间,只剩左手的人偶已经握住了一把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长刀。『最重要的,是 Trriger 还活着。』

[应急处置事项 01]

应激部队:空间维持及无关人等镇压

人偶:行为牵制

Trriger:击杀

她的手依旧搭在 Trriger 的肩膀上,当务之急,得先把他们分开,人偶欺身而上。

本就残破的半截右臂化作血沫,还好刀还在,只要能砍到,就还有希望。

刀身轻易刺穿了幻影,或者说刀身自己就是幻影,总而言之,没砍到。

但反正意思到了就行,下一瞬,眼前出现了成片培养基质,起跳时的动能则携带着人偶向它撞去。轻柔的撕扯之下,仅剩的左臂连带着肩膀也离开了,随后撞翻了桌上的一排准镜。

Trriger 出现在了刚刚人偶所在的位置,急忙止住身形向后一跃,右手拿出一把长刀迎向自己的小臂,和伤口形状相契合的接口闪烁,咬合,随即显现。

落地后的 Trriger 已经有了一只新的左手,淡白半透明的外壳上点缀着蓝色的纹路。眼睛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她,左手从空气中再次拿出一柄武器。

人偶的左臂还在留她的手上,倒也不嫌弃,掰开手指把刚才的那把刀拿在了自己手上。

苦笑一声,她对着 Trriger 大踏一步。

Trriger 从一开始就落入下风,左手的武器更是直接被破坏,长刀伤痕累累,新的左手还能再抵挡一阵。

终于,Trriger 的长刀脱手而出,另一把长刀以刁钻的角度刺进了中指和无名指的缝隙,半截手掌落在了垃圾桶旁。

空间开始凝固,向着唯一一把完好的长刀收缩,四散的碎块成为了最好的助燃剂,茧,包裹住了她。

好像才发现了现在情况的 Trriger 快步上前,破裂的虎口贴上了她的耳后,基本完好的右手环绕,自己的头则藏在手背后方。

「我们,要打一架吗?」

「嗯?」

「话说,你来得迟了。」

「嗯。」

「外面,发生什么了?」

「嗯,

微弱的冲击力从手上传来,令人感到窒息的、荒诞的,持续了无数岁月的闹剧,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收场了。

灰白的茧破碎一地,新接上的双臂也被腐蚀不堪,还举着手枪的人偶只是站在那里,注视。

消散之后,原地只剩两人。

本想站起来的四人小队又慢慢躲了回去。

Trriger 转过身去,把半只右手举了起来,在那之后,初次,对着一个绝没有可能的人。

「我放了一些过去的东西」

「多谢。」

「你,要重新开始吗?」

长呼一口气,Trriger 的手又撰紧了一点,手枪不知不觉的指向了那个方向。

「不用了,还在等我,,有什么想要的吗?」

这不是要开枪的信号,是在向那只手飞去。

「」

「多谢。」

三指握枪确实有点难度,Trriger 只好把枪口轻轻抵在耳后,手掌上翻。

「有什么要的东西的话,自己选吧。」

「嗯。」

咔哒!手枪跌落在地,在火药炙热之前,Trriger 消失不见。

人偶一人。

四人小队开始催促留在这里的人赶快离开,他们,前路未知。

跪姿、侧躺,那把枪,触手可及。

终于坐了起来,枪口对着手臂,扳机、击锤、底火;燃烧、出镗、接触。

骨碴飞舞,奶白色织网从伤口不断向躯干侵蚀,骨骼、肌肉,乃至于更深层次的东西不断被改写,这么多次,人偶终于体会到世界是如此软弱。

在向着墙壁连开两枪之后,堵着枪口,曦禾完成了它最后一次击发,像那颗子弹和 Trriger 一样消逝不见。

「既然你不要,那就都是我的。」

「嗯,就这样结束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