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知道 FLCL 又要出续作是在22年的3月,然而去年的时候国内一点消息也没有,碰见岁末年初清理 ToDo 才惊觉!欸!这个不是应该去年就出了的吗!

一阵找来找去,只在贴吧找到几个帖子,最终还是只能打开亲爱的 Nyaa。于是就开启了惯例的听日语然后看英语字幕环节,其实最方便的方式是使用英语配音和英语字幕,当成完全的美国动画来看,可惜当时还不知道英语字幕和配音是相同的。至于后面开始做中文字幕,就更没闲情逸致去听英语配音了。

在找来找去的阶段,一篇标题叫做 Sub or Dub 的 Reddit 帖子不经意间闯入我的视线,并留下了 Sub 和 Dub 不可共存的思想钢印,直到遇见了那句“咱也无能为力”才想起来,这到底是先有日语还是先有英语这个问题,被嘲笑美国动画的回旋镖狠狠抽中后脑勺。

VIVANT

说是年轻人的第一款,但真正的第一款其实是 VIVANT!如此豪华的卡司居然没有字幕组来认领,于是只好在 TVer 配合翻译草草看完了第一集。在那个时候就想着要自己做字幕了。视频文件里的外语部分本就有硬字幕,TVer 有日语部分的日文字幕,而做字幕的前置工作则是在 SweetSub 的 channel 里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想来不会太难。

第二集播出的周一晚上,直接 ytdlp 下载 TVer,先扔机翻跑一遍再进行校对,就这样一句一句熬到了凌晨,实在困得不行倒头就睡。最后其实是倒在了压制这条路上,小机器的性能还是过于勉强,果断中途放弃,现在那份稿子还留在电脑的角落里无人问津。之后便是大家都知道的字幕组开坑和烂尾结局了。有一周直到周四才想起来没看本周的 VIVANT,回头一看果然是正确的。相较于英音日字,果然还是日音英字更考验脑袋的多核性能,容易机能过载。

FLCL Grunge

在看见贴吧失效不补的帖子之后,深感自己一步迟步步迟,竟步入了如此不可挽回的境地,心灰意冷下,打开了吃灰许久的 Aegisub。

英语字幕的轴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能对上的,这也给了我可以直接开干的错觉,轴上微小的偏误使得要在翻译的同时多次播放前后音频,不知浪费了多少时间,自己从头开始应该会快不少,但全靠听译是另一个巨大的挑战,只能说为了弥补能力的不足而付出了时间的代价。

而轴对不上的原因,则又要回到“咱也无能为力”来:在对这东西到底是英翻日还是日翻英产生疑惑后,好奇的我打开了英语配音的音轨,这个答案没找到,但英配的语音和口型是对应的这一点击穿了我的疑惑。什么嘛,原来你也用了不少意译嘛,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证据的话,山口因为没有嘴巴,有一次发声的时候就没有了英文字幕,虽然我也没听懂就是了。

总而言之,在日语意译英语意译中文后,这样的一份字幕就诞生了,这固然离不开自己的不学无术,也要感谢日本人不需要日文字幕,更要感谢没有字幕组开坑导致的奇怪的信念感。当这一阶段结束之后,果然还是觉得这活做的太糙了,比如外卖盒子、某动物的腹部,只能听个大概,念给谷歌娘之后谷歌娘也表示听不懂。

所以 Hali-buttocks 和 Simp 到底是啥寿司,这种粗暴的日语转字母方式不由得让人联想到我的网名,虽然可能也许大部分的时候可以表示无实意所以没问题?

FLCL Grunge 算是第一次正经做字幕,也因为自己了解的最多的字幕组是 SweetSub,在开始的时候就把仓库里 FLCL A 的字幕文件拿来看了看,并使用了其中的字幕样式。到第二集的字幕大体完成后,仓库已经完全变成了 SweetSub 的样子。(没有说我的仓库比得上 SweetSub 的意思)

顿觉自己不问自取的行为实在可耻,虽然之后糖姐姐的回复中表示可以使用,还是觉得愧疚。

现在只能说做到了力所能及的范围,总归是不太满意的,想来如果有观众看了这几处,也会是不满意的。

只望日语能早日脱离三脚猫水平。

仓库地址: https://github.com/akuraito/CSFFG

title

至于盯鞋,作为 A 的续作有不少名词需要查找,和各方面原因,不会在短期内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