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您觉得爱情是什么呢?相信不少读者也很好奇这个问题。」

「对我和第三章而言,爱情更像是种族延续和生产力低下共同构成的陷阱,当你为了种族而让渡了自己的生产机会,总生产力又不足以弥补空缺时,你和社会的爱情观便产生了。」

「那爱情便是生产力的补充,可以」「不,爱情只不过是安慰剂,你和社会都需要理由来帮助自己平静的面对生产力的损失,仅此而已,这也是婚姻的存在的原因之一。这是多方面共同的结果:你无法接受自己的损失,为了说服自己继续付出成本,于是你得到了爱情,另一半的『所有权』和另一半付出的成本;社会也需要表示理解:从长远角度考虑,这是崭新的劳动力。但就如同群居的自我动物一样,社会必然是短视的,对爱情也从不看好。」

——『半路出家•不知从何处开始的故事』


「…首先,也是很多读者最关心的问题,第一章的整个舞台都变了,展现出了一个奇妙的世界,也就是第三章中的远方,请问有什么用意吗,以及整个行文风格和主题的改变,是为什么想这样写,有没有想过可能会销量惨淡呢?」

「…」

「好,接下来一个问题,有传言说在写完之后又增加了一个书记官的新角色,导致了整体的一个进度的滞后,可以为读者们简单介绍一下吗?」

「新角色的作用主要是为了把一些关于敌对方的猜想引出来,以及更灵活的控制故事的节奏吧,同时也能展现出压迫感,应该就这些。」

——『终于•第一章特别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