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看了下去年的年终总结,才发现写文章的欲望持续减少,就连本篇也一直拖到了现在。这么快一年就又过去了,补了一篇罗小黑, po 了篇作业。空间删完,微博也尽剩转发,日常倒是全都留在了 Telegram,总得知会一声好叫人知道我还活着。

总算度过了补考周,之前的预言也算是用另一种方式实现了。虽然考前看了很多,但拿到卷子之后才发现基本不会,只有准备下次补考/重修。

我一直都算是一个天赋型选手

从识字开始便应该认识到这一点,读书的时候也不算认真,好像唯一的优点就只有「挺乖的」这一点而已。写字写飘逸起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改回来,留在记忆里的也只有「写字好看过」,但现在连当初写得如何都全无印象。背诵古诗的时候老师也会说「**肯定记住了」、找带「氵」字旁的字找到了沐,结果被说没有这个字、作文里写「白热化」被说没有这个词。还好学校里有一科叫做数学,能让我对别人说「你做的不对」。

数学,简单而又精确。512 那一天,作为班上唯二数学满分人,得到了讲试卷的那节课出教室玩的特权,然而因为和另一个人不熟,只能坐在花坛边一个人发呆。地震来临的时候还以为是因为有很多人跑动导致的地面震动,过了好一会儿转回教室的时候发现同学都不在了,找到操场才发现都在那里排队站好。当小老师的时候也遇见过把公式从头推一遍依旧跟我犟的人,瞬间就没有继续教的动力。当然也曾犯过错,用了不同的方法加上看错了图形的位置导致怎么也算不出来,顺带还把另一个同学一起忽悠着看错。

高一上的时候遇见印象最深的化学老师,成功催眠了一个玩手机的人,名留千古。初中作业全靠抄,白天上课睡大觉的我理所应当的没有一次考上 30 分,而早有的课改传言一直到毕业后才落实。然后便是排练迁校演出时在群里收到了班长的 @,班级第一,顺带数学比第二名多了 20 分。

数学,如此令人着迷。下一学期开始找到了数学的乐趣,老师还特意来问「我的作业是不是自己做的」,毕竟,嗯,天天睡大觉。好几个数字的计算结果能记得清清楚楚,公式经常忘、这次倒是没有考到满分,最接近的几次都在数学试卷上败给了语文题、后来计算量渐大,留在最后的那一题经常算不出来,最后高考也是栽在这几点上。

And that's a gift. 我自问没有花太多的精力在数学上,除了上课与作业,最多加上有人来问题,不会耗费更多的时间。虽说也会遇到想不出的题,看看答案也就会了。也亏是如此,最后能有大部分时间用来学习其他学科。

Half Will Hunting. 然后现在没有数学了。所谓的「gift」也没有了用武之地。目前主修语言学方向,当然也幻想过互相结合起来,但目前还处于输入阶段,有心无力。博客也不怎么动了,最多主题更新的时候造作一下。

一年 • 浑浑噩噩

19 年底的时候就看见了来总转发江宁婆婆的长篇大论,没想到翻年之后就变成了至今仍存影响的重大事件,口罩从医疗物资变成了生活用品,喷涂用口罩大涨,普通的 n95 口罩更是心比天高,药房的进价都涨上了两位数。

第二学期的课程也变成了网课,网络、设备、被邮多了的教材,有时感觉像是在听天书。在家里待了大半年,睡觉、上课,循环往复,唯一留在了现实里的就只剩期末。倒是有了好多时间用来追剧,时间大概也都安排在了这里面,The Flash 依旧不打算追,长篇民工漫依旧不打算看,柯南 的剧场版倒是看完了。

看剧。看直播,赫萝。游戏。期末。补考。上课。期末。

从看管人到看管人直播到看赫萝直播顺便抛弃管人,从电台问答到联动问答到游戏联动到和 lex 雀魂被冲到游戏联动与女子夜话。苏宁的活动领了个守望先锋,开始玩网游,第一把排位的 体验其实还不错,就是被一枪一个头有点难过,顺带马枪,于是变成了每周三个箱子的箱子人。Cytus Ⅱ 忘记同步回到了两个版本前,被同学拉着玩元气骑士,Google play 里还自带了扫雷。

一年就结束了。

高中时期最好的女性朋友找到了自己的男朋友,怪怪的,倒是开学前又被叫出来,好几个人一起打牌,之后又和寝室约在一起玩三国杀,转眼之间,就是今天了。

未来 • 前路未知

总是得好好学习的,毕竟除此之外无一长处,把设备上能删的游戏都删了,开始菜单干净了不少,但 TODO 里面的电影电视剧总是放不下。先得去旁听现代汉语,然后就是上课少睡觉。希望能有所改善。

加入了 next 的组织,尝试文档的中文翻译。